北京众誉盛邦化肥有限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过年

[复制链接]

5100

主题

510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338
发表于 2018-2-13 07: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生存的悲哀和无奈,关于穷人,关于活着......
   
    过年
      
   
    我和母亲走进百货大楼,融进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临近年关了,人们都在喜气洋洋的置办一批又一批年货,鸡鸭鱼肉,蔬菜,孩子的新衣……看人们都忙不迭的往自己的购物车里装,唯恐别人抢去似的。妈是要来给爸买一件衬衣,一双皮鞋。我放假回家了,便陪着她来。
    来的一路上,妈跟我絮叨着:“你爸那一套西服,穿了好几年了,还没磨破,就先凑合着吧。衬衣是不行了,领子都磨破了,得买了。鞋也就那么一双,一冬天了,都拖得不像样了。”说着,妈又捏了捏握在手里的钱包,仿佛是估摸一下那几百块钱的厚度,因为知道不久之后它就不在自己手上了。今早爸爸跟妈说:“给我一百块钱我先用着,去灌个煤气罐,这就要回钱来了,等我再给你。”“滚!”妈激烈的吼着“别在钱上打主意!这个年还用不用过了,你看谁家拿三百块钱备年货!要了一冬天了,你要来的钱呢?!再要去,要不来别进这个家门!”当时我和弟弟都在旁边,对于父母这种争吵,我已经习以为常,而年幼弟弟只是沉浸在要过年的兴奋中,他什么也不懂。“算了算了,好好好……”爸开始语无伦次。他看到我妈的阵势,连忙作罢,快步地走出家门。
    和爸爸吵完架,妈就拉着我来到市里了。今年的肉菜价格奇高,香肠不做了,炸肉丸子也不指望了,妈买了豆腐,准备炸豆腐丸子。婶子给了一只鸡,除夕供奉财神,正月里我们可以吃,所以不用花钱买鸡了。割几斤猪肉除夕包饺子,家里还摞着一摞大白菜,这样年货就算备齐了。就差再给我爸爸置备点新行头儿了。我们走到衬衣专柜,各种牌子的衬衣琳琅满目,皮尔卡丹的,雅戈尔的,红豆的,价格都高的令我们咋舌。走到最后终于找到了在我们眼里算是物美价廉的衬衣,折后价40元。妈欣喜的拿着不同的颜色比了又比,问我:“你爸穿那个颜色能好看?”我想了想,爸那些衣服除了黑就是深青,没一件淡颜色的,就说,:“要一个显年轻的颜色吧,别太老气了。”“唉,是啊。”妈叹了口气,“看他头发,快全成白的了。”然后我们谁也没有在说话。不知为何,我心里噎的很难受。
    我们家一年不如一年了,今年放寒假,我兴冲冲的回到家。一踏进家门,就看到爸妈一如往常的慈祥的笑脸。我兴奋的叫了声:“爸!妈!”就放下行李给他们讲积攒了半年的话。渐渐的,我感到家里寒气嗖嗖。学校里都有暖气,暖和了一个冬天乍一冷不太适应。我便暂停了讲话,问正在听我侃侃而谈的母亲,“妈,咱家没有生炉子吗?怎么这么冷?”妈脸上的笑容一丝丝消失,说了句:“你问问你爸爸,咱家还能不能生的起炉子。咱家没钱买煤了,贵阳治疗白癜风孩子。”爸立马皱着眉头争辩:“哪没钱买煤,孩子一回家跟她说些这个干什么。”“你有钱!你有钱现在就去买一袋子煤回来,别让老婆孩子一冬天挨冻啊!你买去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妈的火气就窜上来了。爸爸没有再说话,他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着头坐在墙角。爸妈的笑脸都消失了,我才明白刚才那是为我才勉强摆出来的笑脸。接着,我发现家里不用煤气做饭了,因为煤气罐不知什么时候就空了,只用一个电饭锅。底层用来炒菜,炒出菜才可以热馒头。所以这一冬天吃饭都是菜刚炒好饭都亮了,或者是等馒头蒸热菜都亮了。家里电视机坏了,修理工说坏的是大件,换一个就要三百块钱。所以电视机一直放在家里没去修,已经蒙上了一层灰。晚上吃完饭,因为家里处处冷的像冰窖,也没有电视看,我和弟弟就挤在床上,盖着被子,开着电热毯。我看书,弟弟写作业,妈在赶制服装厂的衣服,爸在翻看他那些不知已经翻了多少遍的旧报纸。更多的时候,爸爸不在家。问妈他这么晚去哪了,妈说不知道,他从来不告诉家里他去哪,就说去人家要钱去了。没过多久,我就看到我家房门上贴了一张单子,是电费催缴通知单。上面写着我家已经三个月未交电费了,共欠款280元,望速交上,否则在多少日内停止电力供应。我在家门前呆立着,盯着这张纸好久,我看到了这上面写的我们家的耻辱和所有人对我们的的嘲笑。当时我回家一星期了,家里不像学校有干净的卫生间,有暖气,有充足的时间梳妆打扮自己。家里的水凉的让人不敢碰,家里有那么多淘米洗菜的活让我干,在家里去一次农村的茅房更是苦不堪言。所以放假才一个星期,我就嘴唇干裂,手长冻疮,头发干枯。我就这么毫无形象的站在家门前盯着这张单子,心里涌起漫天过海的悲凉。
    爸今天早晨又是不到天亮就出门了。妈说,他每天早晨都走这么早。妈说,你爸晚上睡不着觉,二三点钟了,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妈还说,你爸一冬天了,没吃下一顿早饭。我问妈他这么早去哪啊,怎么去啊,市镇离我们村那么远。妈只是摇头,她不知道,因为爸从来不说,就说去找人要钱去了。
    爸爸是个小包工头,领着同村的十几个人揽工程,给人盖的都是小房子。按说这样赚的钱我们家吃穿也够用了。可是家里越来越紧张。盖房子的钱就是要不回来。爸干了二十多年了,无数笔帐没有算清。人家欠他的工程款,他钱手下人的工资。每年临近年关都是讨债的高峰期,每年来我们家要钱的民工都络绎不绝。来进就一句话,老张呢?我们要钱!他手机关了,找到家人又不在,我们的钱呢?我妈这是只能放下手中的活计,强颜欢笑的应付,告诉人家,他也去讨债去了。人家不给咱钱,咱有什么办法。他不给你们钱是因为他真的没有,不是因为他把钱揣自己腰包里了。你们都知道老张是个老实人啊!现在这个钱就是难挣,大家都不容易,互相谅解吧。要不来钱,他也愁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这不是天天早上天不亮就去找上边的人要钱去了!实在对不住大家,各位不信,看我们家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拿就行了。妈说的句句在理,诚心实意,那些人也都是老实的庄稼汉,没有太为难我们,怏怏的走了。然后又来一批,妈还是要挤出笑来给他们好说歹说,然后又是另一批,还有一批,永远不断的人在过年前一直堵在我们家门口。别人家腊月里热闹的忙里忙外准备过年,我们家腊月里每天都有人砸房门讨债。爸天天不见影子,这些人都是妈来应付。深夜爸从外面不知道的什么地方回来后,妈就开始跟他吵架。“自打我跟了你这二十年,年年都这样,张立山你想不想让老婆孩子过个好年了?!有来讨债的你自己夹着尾巴出去躲着,让我们娘几个给你应付,人家砸了咱家抢了咱家你也不管是不是?他妈的张立山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妈冲着刚进门的爸爸吼着。“我哪是出去躲着,我这不是出去要钱去了?”爸低声争辩着。“要钱?”妈的声音又高了一个分贝“钱在哪?你让着一大家子人一冬天没有煤生炉子没有液化气做饭,咱这就交不起电费了,快被断电了,你要钱要哪去了中科白癜风公益惠民活动?年货不用置办了?孩子不用穿新衣服了?明年不用交学费了?多少年了啊这是,二十年我年年跟你遭这份子罪我活着干什么我?!当初怎么就进了你家这个门!”爸打断了妈的话,不耐烦地说:“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儿!”妈继续咆哮着;“滚!爱滚哪去滚哪去!明天有找你要债的你自己应付,俺娘仨要过个安稳年!”爸没有声音了,低头走进里屋,躺在炕上。他们俩人再没说一句话。第二天,一切照旧。爸还是早早走了,来人要钱,还是妈应付。晚上回来,他们还是吵架。
    我们挑了一件原白色的衬衣。至于鞋,妈也早看好了一双。妈说:“这双皮鞋就是样式老点,人家处理,其实这个皮子很好,很软和,穿在脚上也舒服。”我们就要了这一双。给爸爸添置完了行头,妈要走。我问:“妈,你好几年没买件新衣服了吧?”“老了,不用穿新的了。”妈叹了口气,“走吧,该回家包饺子了。”我应了一声,不知再怎么说下去,就默默地跟在妈身后走出百货大楼,走上回家的路。这天,已经是大年三十了。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正好是准备包饺子的时间。爸今天还是早晨天不亮就走了,现在还没人影。我问妈,爸是不是应该早回来,该贴春联了。妈说:“昨天你爸说了,上头的人今天给咱钱,他去找那个人了。”我看见妈的眼睛里露出些许欣慰。正说着,两个讨债的来了。这两个人也是明白理儿的人,没有给我们脸色看。他们说:“俺们寻思都年三十了,钱也该给我们了吧,俺俩个就现在来了,怎么,张大哥还没回来?”妈只好停下手中的活好声好气的跟人解释,那俩人听了后说:“张大哥这个人是个老实人,不像是能贪我们的钱不给的人。可他也太糊涂了。中午去喝酒,喝完就睡觉。工地没人监督着,人都不干活了,懒懒散散的,谁拿点工地的料回家都没人管,估计他都算不清工地少了多少材料。还听说有个工程给人干的不好,刚下过雨房子就漏雨,人就不给钱。他也要不回来。” 妈听他们说着,愣了,都忘了手中的活计。看到妈惊讶的眼神,他们问:“大嫂子你还不知道?俺大哥没哥你说啊?”妈苦笑了一下,没应声。让那两人坐下,他们不坐,说:“你们忙把,俺在门外等就行。”说完他们就去门外了。妈也没挽留,说了句“让你爸气死了”就坐下来,继续调饺子馅。
    过了好一会,妈跟我说:“去你奶奶家一趟吧,把你奶奶叫过来吃饺子。”我应了一声就出门了。奶奶家离的很近,走十五分钟就到。不一会儿,我进了奶奶的家门,却看到爸爸盘腿坐在奶奶的火炕上。我诧异的叫了声爸,心想爸爸回来了不回家贴春联在奶奶家呆着干嘛,是不是忘了。爸不自然的应了一声,从那惺忪的睡眼可以看出他刚睡觉起来。我说:“爸爸,你咋不回家呢,回家还等你贴春联呢。”爸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说,“就回去,就回去……这不刚在你奶奶家歇会儿。”我转身去叫奶奶,顺便问了句:“奶奶,爸经常到你这来吗?”“啊,是啊。”奶奶说,“你爸经常一大清早天不亮就来了,一来就一天,有时候还去你叔叔家,我说你爸也真是的,一冬天都闲着呆在我这,不跟人要钱,自己也不找点营生干。我说他几句,他也不听。”后来的话我就没有听清楚,只感到那天特别冷,我的心这样慢慢地,漫漫的凉透。我回到家,平静的告诉妈,我说爸今天没有出去,他在奶奶家待着了,他可能一冬天都去我奶奶家呆着了。妈机械的听我说,好像没反应过来的样子。过了好一会而他才说了一句,哦,我知道了。我们就再也没说什么,妈继续包饺子。不一会儿,奶奶和爸爸一起进门了。一直等在门口那两个民工看到我爸爸回来了,迅速的弹起身来,说着,张大哥你可回来了,就跟着进了家门。妈妈的脸色是平静的,他见了爸爸,对着奶奶对着我对着弟弟对着那两个要债的民工,“啪!”给了我爸爸一记响亮的耳光。屋里一片寂静。“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钱要不回来了是吧?咱家在外面的钱都烂了是吧?你自己也没有个清楚帐根本不知道问谁要是吧?”妈步步紧逼。“他怎么就要不回来?你知道个屁!”爸爸的脸涨得通红,用前所未有的大嗓门。“你还有理了张立山?一冬天我以为你早早起来走那么远的路我还替你担着心,谁知道你出门就拐个弯去你娘那热炕头坐着躲债去了是吧!你就放心让我们老婆孩子给你应付这些要债的你怎么想的你!不怕人家吧咱给中科白癜风医院健康庆双节砸了抢了?今天我这两耳光是守着你娘你闺女儿子打的,他们都看见了,你让你娘说说我打的对不对。我这是替你过世的爹打得你,你该挨这两下耳光你知道了张立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技术:昌图县佳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辽ICP备17005615号 )

GMT+8, 2018-2-22 17:05 , Processed in 0.24252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