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众誉盛邦化肥有限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小说] 紫藤花香 作者 木子

[复制链接]

5100

主题

510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338
发表于 2018-2-13 07: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 紫藤花香 作者 木子
      
   
    一夜濛濛春雨,似乎湿透了藤儿的梦乡,她又梦见顺儿大汗淋漓地朝她跑来,依旧笑嘻嘻。突然,顺儿头上淋淋大汗变成了鲜红鲜红的液体,滴滴答答,染遍了顺儿周身,她想走上前投进顺儿怀里,可他好像长了翅膀一样,瞬间而逝。“顺儿!顺儿……”藤儿惊恐地大声叫喊起来。
    “藤儿,藤儿……!”婆婆把藤儿慢慢摇醒。藤儿从梦魇中醒来,便觉到处湿漉漉的,丝丝凉意在房间荡漾。“怎么,做恶梦了?”婆婆关切地望着她。藤儿昨天在中央台新闻联播节目中刚刚知道山西某地又发生矿难,而自己的顺儿天天在井下度过,这不能不让她牵肠挂肚。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吧,藤儿经常梦到顺儿血淋淋向他走来。她知道自己想得太多,顺儿是个对自己、对家庭负责人的人,他会按章作业北京中科皮肤医院好不好,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藤儿望着年迈婆婆关注的目光,不自然笑笑开始起床。
    藤儿睡眼惺忪走到凉台,只见沥沥春雨正在紧促地下着,似乎忙活了一夜并未尽兴。院中樱花树上朵朵烂漫樱花经历一夜的洗礼惹眼的水红似乎褪去艳丽色彩,增添了沉重的湿意,心情沮丧微微压低身子。只是那紫藤架上束束垂下的淡紫清香紫藤花细细碎碎、密密匝匝从紫藤架上垂坠下来,遮住碧绿藤叶,如片片淡紫云霞,在空中滞留,洇散缭绕着香甜清爽的芬芳云气。
    吃过早饭,藤儿拿出一只还未纳好的鞋垫,坐在凉台明亮的地方,扯起彩线细细绣起来。藤儿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她喜欢紫藤花,更喜欢紫藤花香香甜甜的气味。她为顺儿绣的每双鞋垫都会绣上密密匝匝、浅浅淡淡的紫藤花,紫藤花环绕的中间,始终是“安全生产”四个鲜艳的大字。婆婆曾把一个护身符戴在顺儿的身上,她说,你爸干了一辈子平平安安,靠的就是这护身符。藤儿是个受过高中教育的人,她不太相信这些。因为顺儿的原因,她对井下煤矿生产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矿上也曾组织部分矿工家属到井下参观,她虽然没去,但从电视上看到矿嫂们在百米井下都情不自禁掉了眼泪,顺儿不管如何轻描淡写,她也知道井下工作环境的艰苦程度。正因如此,她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公公婆婆的头疼脑热,小姑妯娌结婚生子的办随礼,她都不会让顺儿心,为的就是他能清清静静下井,安安湖南白癜风医院全全回家。
    窗外密密细雨冲淡了藤儿梦中不快,淡紫花蕊又勾起她浅淡缱绻。今天是她和顺儿结婚二年纪念日,顺儿临走时,说好下午下班后全家一起到城里饭馆吃顿饭,一起庆祝庆祝。其实,细心体贴的顺儿昨天就把一串精美的珍珠项链戴在了她白嫩的脖颈上,顺儿说,这是对媳妇一年来持家务、侍候公婆的奖赏,搞得藤儿心里热乎乎,眼里却泪流不止。
    藤儿望着窗外细雨帘帘,忽然想起杜甫的诗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藤儿心想,杜甫当年的这首诗时肯定也是惊喜于春夜无声细雨所作,以致后人再被这无声细雨所愉悦打动,竟然想不出更恰当地词语,不得不佩服杜甫诗作的经典绝后。也许,这场悄然而至的春雨也在默默为他们祝福吧!
    腾儿和顺儿的相识也是在一个春雨濛濛的早晨。苗条秀美的藤儿骑车匆匆到服装厂上班,半途自行车掉链子,沥沥细雨中,藤儿忙手忙脚为车上链子,可越急越搭不上。眼看就要迟到,健壮热情的顺儿停下车三下五除二就帮他修好车,临走不冷不热扔下句话:“女孩子真笨!”
    “女孩子真笨!”顺儿嫌女孩笨,却偏偏娶了笨女孩。结婚后,顺儿才知道自己原来很幸运地娶了一个既善良贤惠又心灵手巧的好媳妇。但他仍旧说藤儿笨,因为一些粗笨的活儿他舍不得让藤儿插手。
    藤儿专注绣着鞋垫,沉浸在对甜蜜往事的回忆中。
    “藤儿……藤儿”藤儿隐隐听婆婆急切又无力地叫自己。她赶紧放下鞋垫,急急赶到卧室。婆婆躺在床上,脸色非常难看:“藤儿,我头晕,腿麻、胳膊也麻……”公公也闻声赶过来:“老婆子,大早晨你闹什么症候,可别吓我……”藤儿高中毕业后跟着别人学过几天医,她迅速拿过血压计,婆婆血压低压90,高压180,藤儿推测是脑血栓发作。
    “爸爸,马上送妈妈住院,可能有点脑血栓。”公公听了,就要给顺儿打电话。藤儿把电话扣下:“爸爸,顺儿正在井下,不要让他分心,有我就行了。”
    藤儿和公公把婆婆送到医院,安顿好,输上液,不知不觉已是下午。藤儿透过医院的宽大明亮的窗户看去,雨已停下来,整个世界被春雨洗涮得清爽干净,而藤儿心里却如塞进一团乱麻。顺儿该下班了,他回家看不到人,一定会着急的。她拿出手机,拨通家里电话,却久久无人接听。怎么回事,藤儿心里隐隐不安,顺儿从井下上来了吗,怎么还没回家?
    天渐渐暗下来,婆婆折腾了将近一天,如今大约累了,安然睡去,公公也去吃饭了。藤儿在病房坐立不安,她真想长双翅膀,飞回家,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藤姐!藤姐!”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小伙儿风也似地进来。藤儿一看,是顺儿同班的帆。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藤儿一见帆,脸色发白,腿不由发软,心里扑通扑通猛然剧烈跳动起来。她怔怔看着他,希望他说什么,又希望他什么也不说。
    “藤姐,我到你家一个人没有,一问邻居才知道大娘住院了。顺儿哥让我告诉你,他要替别人一个班,走不开,要晚一些回来……”藤儿这才长出了口气:“知道了,知道了。”藤儿好像又做了一个噩梦,这时才清醒过来。
    “藤姐,顺儿哥说今天对不起你,让你们先吃,有什么事让我帮忙。”帆说。
    “帆,你累了一天,赶紧回去吃饭吧,婆婆轻微脑血栓,没什么大事,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要告诉顺儿,他上了井再说。”藤儿对帆嘱咐着。
    “对了,藤姐……”帆神秘笑着:“顺儿哥还有礼物送你。”说着,不知从那儿变出一束湿湿但很鲜艳的紫藤花,毕恭毕敬送到藤儿手中,并调皮地说:“嫂子在上,受小弟一拜!”看到帆滑稽的动作,藤儿笑着接过散发浓浓香气的紫藤花,一天的担忧和疲惫便如清风扫云,无影无踪。
    帆走了,又剩下藤儿一人守候着婆婆。紫藤花被藤儿插在一个空的输液瓶里,柔和明亮荧光灯下,淡淡紫藤花更加温馨、灿烂。
    2007.4.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技术:昌图县佳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辽ICP备17005615号 )

GMT+8, 2018-2-22 17:01 , Processed in 0.24413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