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众誉盛邦化肥有限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我是睡美人

[复制链接]

5100

主题

510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338
发表于 2018-2-13 07: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睡美人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所有人都说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我站在镜子前,望着里面那个象星星般夺目的女孩,金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微微打着卷儿,在镜子的光线作用下,竟像刚盛开的玫瑰纤嫩的花瓣上的露珠般,透着晶莹,却带着些许慵懒,白皙的肌肤,深黑的眸子,干净却空洞。
    侍女为我更衣,为我梳妆,我突然感觉我像一个华丽的白癜风那里治的好木偶,可至少木偶是实心的,而我,却是空虚得仿佛在做梦。我看着自己在镜子中变得优雅华贵,变成一个属于这个富丽堂皇的宫殿的公主。
    今天,是我十五岁的生日。空气里弥漫着鲜花和美酒混杂在一起的芳香。我突然想起,当我出生时,我母亲是不是也抱着我站在这个大厅的楼梯上,幸福地接受来自每个人的祝福,那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热闹。我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但仿佛在梦里经历过,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老奶奶,轻轻在我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就是父亲的怒吼,母亲的惊叫,和众人的不知所措,包括那十二位女巫。我得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礼物,仙女们赐给了我美丽,财富以及各种美德,女巫们的预言都会实现,我毫无悬念地成为预言中的那个幸运的女孩。可是我总觉得有点遗憾,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我就象是墙上的那幅画,每个人都会给它崇高的赞美,最中肯的评价,却没有人会想进入画的世界,去分享画的意境,总有一层玻璃的画框,和纸张的门槛,我在画框里,我在纸张里,别人进不来,我也出不去。
    宫殿里彩色的玻璃,和水晶的装饰,在灯光的晕染下,光影流动,整个宫殿象阳光下璀璨的钻石。我对着精致的盛宴,闭上眼睛,第一次许下自己的愿望   我尽情地舞着,象一个上了发条的音乐盒里那个长着翅膀的天使,随着音乐转啊转啊,看着周围的人,周围的风景在我的视线里一样地转啊转啊,我想苯酚的用途多转一会儿,希望停下来的时候能发现我在某个瞬间脱离了画框,那样的话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突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十五年前,那个黑色的斗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竟莫名地狂跳起来,好象身体里一直沉睡的力量渐渐苏醒过来一样,一种奇异的感觉在翻腾,那个熟悉的影子就象某种召唤一样,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离开喧嚣,越走越远,越走越暗,终于在一座阁楼的暗层里,看到了那位老奶奶,站在那里等我,我停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黑色的斗篷在暗暗的阁楼里显得格外醒目,她转过脸,离我那么近,就象十五年前,她笑了,皱纹深深地陷进去,这种笑容我觉得很陌生但很亲切。她摊开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奇怪的东西。我靠近仔细观察这个东西,象机器,却从那个手柄看出应该是一种很原始的工具,上面有缠着的线,和梭子,我大概猜到了这个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了。这么旧,应该用很久了;可是上面厚厚的灰尘,却说明它独自在这等待不少时日了。是在等我吗,一个念头从我脑中闪过。我转过身,看着她。她看出了我眼中的疑问,轻轻地在我耳边说:“我答应过你的!”
    我象着了魔似的,走到那台纺车跟前,轻轻地纺线,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看着线一股股的从我手中纺出来,这些线条是我自己画出来的,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我第一次这么有存在感,我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怕,毕竟这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突然,一丝刺痛,从我的手指尖,迅速传入我的心中,看着鲜红的血从指尖冒出来,我不禁“啊”地叫出了声,却紧紧地抓住线,我纺的线。老奶奶走过来,依旧轻轻地对我说:“好好睡吧,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答应过你的。”
    我的身体竟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眼皮渐渐困重起来,意识却越来越清醒,我笑了,闭上了眼睛。
    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竟觉得是那样地真实,好象原来醒着的时候是在迷糊的梦里,现在才是睁开眼睛痛快而现实的生活。我迷恋梦中的感觉。
    一个清晰的画面,那是母亲抱着襁褓中的我甜甜地笑着,十二位女巫,不,十三位,她们在婴儿额上轻轻亲吻,为她预言,最后一位,就是那个穿黑斗篷的老奶奶,轻轻在我耳边说道:“我预言你将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站在旁边,是一个透明的旁观者,可是那句话就象在我耳边一样,异常清晰。我震住了,曾经模糊的片段终于清晰了,我终于看到我最好奇的那部分北京中科忽悠了,为什么心里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对,这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片段,记忆中,老奶奶是不请自来的,是不速之客。
    我想起来了,当时在场的的确只有十二位女巫,在她们为我预言的时候,老奶奶冲进来了,我还记得她看着我的眼神,无限怜爱,这绝对不会是假的。那句“我预言你将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依然是异常的清晰。可是周围的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其乐融融的气氛瞬间变得寒风阵阵。她当着在场的人对我许下诅咒,十五岁会让我死去。眉眼间并没有怨恨,相反,其中那份无奈和坚决让我永远望不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感到一阵温暖,好暖和的怀抱,我不由往那个怀抱里靠得更紧,这是梦,还是……
    一种恐惧将我惊醒,我张开眼睛,一张男子俊美的脸,靠的这样近,我的脸烫得让我不敢看他,心里涌出一股温柔的细流,让我全身都感到软软的。我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我醒了,眼前这个浑身是伤的人是谁?
    宫殿都没有变,一切还是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我拉着他走进宫殿,却没有人认识我。我的心一惊,转而变成欣喜。我抱住他,紧紧地抱住他,就好象那时我紧紧抓住自己纺的线一样。,
    我和他一起离开宫殿,坐在马车上,听他讲他小时侯听的睡美人的故事。我笑了,将头靠在他肩上,问道:“你信吗?”
    “原先信,现在不信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王子。”
    清晨的空气格外清爽,我下车,看到森林里野玫瑰花瓣上还在滚动的露珠,我笑了,因为我也相信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技术:昌图县佳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辽ICP备17005615号 )

GMT+8, 2018-2-22 17:05 , Processed in 0.18408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