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众誉盛邦化肥有限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武侠]紫修罗

[复制链接]

5100

主题

510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338
发表于 2018-2-13 04: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埋葬感情的少年,永远微敛目光,不再展露笑意。 解放出百年前的邪魔,只因实在是太苦太苦,是少年无法承受的压抑。
    “我许你,许你我的命。只要,你给我一年自由时光…”
   
   
    [武侠]紫修罗
      
   
    零
      秋如梦,江南如画。仗绿的软尘楼侧,一名庸懒少年,缩着赤足坐在檀木椅上。发丝随风,细长凤目微敛,猫瞳样雅致。十八少年一身白衣,姣好如月。
      软尘楼乃是寻欢之地,少年却显然不是寻欢之人。独自斜靠栏头,悠然抿着手上浅粉的杏花酒。
      江南楼家特有的杏花酒,一如楼家独门暗器杏花如意扣有名而醉人。
      少年喝酒并不豪爽,亦并非温婉。那是一种随性,仿佛只是在等。
      他的确是在等。
      有人推门而进。一袭玄衣,是跟随他数年的影卫。影卫垂头,单膝下跪,恭敬行礼。
      “少主,那人确是在那处。”
      少年抿酒的动作一停,缓缓放下杯子,眸里透出一股迷惘的神色。许久,才淡淡的开口,道:
      “滚,以后莫再跟着我。”
      影卫一愣,瞬时忘了礼节,抬头呆呆的看着少年。
      “少、少主…?”
      “让你滚,没听到么。”
      少年却仿若未见影卫那惊诧之态,低敛着目光,瞧着手上刚修好的甲。语气平淡而冷漠,让闻者不由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那影卫看着少年,却居然流露出浓浓不舍的神色来。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心底并不如表现的平静。
      然,他终究是未再多言。
      从那影卫踏进房间,少年就一直垂头敛着目光。直到影卫真正离开,少年这才终于抬起了头来。掩在刘海后的一双星眸,满满是厌倦与痛苦之意。
      那是对尘世的厌倦,对活着的痛苦。
      他只是一个孩子,他本部该面对这么多。
      加诸在他身上的“正义”太过沉重,却无人注意少年不再微笑的冰冷容颜下,几欲放弃的叹息。
      轻浅叹息,承载少年太多无奈。
      他无法选择,却不愿放弃。他不甘。
      随手捉起桌上轻软的红绸,那熟悉的凉滑触感惹来少年的一顿。但最终,他仍是合上了双眸,以红绸紧缚,缓缓的摸索出去…
      
      
    一
      南海郡添罗城外,霜湖。
      不论四季,湖面上都飘着一层薄薄的霜雾,湖内的水亦是微寒。这在南方,实在可算是番奇景,自然成就了一处避暑胜地。然而在这干冷的秋际,湖畔却是人稀的。
      白衣少年以红绸覆目,赤足独立在湖畔,显得格外无依。
      冰冷的湖水打湿少年纤细的脚腕。被冻了良久,那双白晰素足已是紫黑,少年却仿若未知,只是呆立,挣扎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少年正呆愣,未注意青花石街道头又走来了一个人。那人看上去虽是平平常常的走路,来得却是极快。不一会便已走尽长街,与少年相隔仅十数小步。
      宝蓝色衣衫的青年,发髻衣冠都整得丝纹不乱。遥遥瞧见静立的少年,青年不由锁紧了一双雅眉。
      “云想,你待如何?那些人说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你这却又是想做什么。”
      清凛的嗓音让少年稍稍回神。虽在目上覆了红绸,但仍是不自觉的回转身去,茫然的对着青年的方向,喃喃着开口。
      “徐…徐盟主?”
      那徐姓青年瞧到云想一副失神的模样,却是不耐烦了起来。
      “你这次到底又有何不满?梦妖死缠你,那端是由于你生得太似你娘,与旁人何干。虽说你压制梦妖,武林同道本应念你酬你。但紫修罗笑,瞬息夺命之罪我已不再追究,你还有何脸面再要求些什么。”
      云想愣了愣,再愣了愣。一直毫无情感的孩子,发颤的嗓音里泄出几欲低泣的无奈。
      “我、我不要,我不是…我只想他死。盟主,我不要什么特权,求你,杀了他吧。这武林中人合力,总可以…”
      “你说这些,有何意义?不错,梦妖是邪魔。但自缠上你后,亦未曾听得再有恶行。要所有人冒性命之险为你一人做事么?云想,你未免太自抬身价罢。”
      云想静静听着,身躯猛的一颤,脸色瞬时苍白了下去。但当他低下头,再开口,声音已然失回复一派淡漠沉寂。
      “我的人生,根本敌不过你们各自的自私,对么。梦妖做了什么,难道你就不知。莫非,是我甘愿化为修罗,一笑夺命?若我个人幸福能换来你们的安乐,就都无所谓吧。反正,牺牲是必然的,能让包括自己在内的多数人安卓开发幸福就够了。你这般,你们这般,如何配得上‘侠义’二字。只怕,连我家影卫亦比不上吧。”
      “这只是教会你,要以大局为重。”
      盟主并未因云想怨恨不愤的话语而显露出一丝愧疚的神色。里间展现的,反倒是一种理所当然。
      “无论任何人,都要有为武林献身的准备。”
      “任何人…?也包括盟主你,包括盟主你的弟么。”
      “什么弟…我没有兄弟!”
      那盟主听得云想的话,顿时脸色大变,跳起身来便想往云想捉去。云想却仿佛能知道他的动作,连退了数步,至到青年不甘站定,他才随之停步。
      湖水已盖过云想膝关节。
      “到底是有或是没有,你心里自然是清楚。盟主身上那柄磐若的来历,知道的人恐怕亦不若盟主你以为的少吧。漠北雷家堡家主雷辰,他为何要寻‘青狐’;天下第一武林贩红尘居然对磐若毫无反应…盟主,难道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么。”
      说完这些,云想突然抬起了头。虽说隔着红绸,青年根本看不到云想的眸子。但思及江湖间关于紫修罗的传言,仍是禁不住一退。
      “我恨你,恨一切牺牲我的人,恨这个江湖。我以我命诅咒它。”
      平静的让人心痛的面容,吐出深怨的话语,含恨。
      云想转身,毫不犹豫的投向那片隐在霜雾后的阴寒湖水,仅留下苍白纤弱的背影予岸上人。
      青年低头看了眼将要打湿他鞋尖的湖水,终是没有追出去。一张俊脸,却是完全铁青了。
      
      
    二
      许多人四川治疗白癜风医院都不甚懂,武林盟主徐骆星广发武林帖邀各人留守添罗城到底是何意。知道的人只得很少一些,但并没有谁说些什么。自徐骆星奇迹般寻回了那三百年前的武林盟主盛炔所使的磐若剑,其地位已是毋庸质疑。
      秋本已不是严热的季节。添罗城虽是在南方,但已很有几分寒意。尤其是这日,添罗城侧的霜湖竟结起一层薄冰。抱怨的声音便渐渐大了起来。
      “这湖、这湖也太奇怪了。明明是在南方,也只是秋天,湖面居然就结冰了。这、这该不会是湖底有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听说,那怨气就是冰寒的。”
      说话的是一名穿著道袍,背悬铁剑的少年。十三四的年纪,容貌平凡。背上那剑竟显得比他更干练些。
      四周无甚知情之人,因为尽对小道士报以白眼。只有一名著浅青文士服,配一双弯刀的男子朝他微微笑了笑。
      “怕并不是那么奇怪的东西。早闻北有桃园,南有冰穴,皆是难得一见的仙境。那湖底若是有些什么,该正是那玄冰穴罢。”
      “可是、可是…昨日明明仍是水的。而且,以往这湖虽冷,倒也未曾听闻说有结冰的啊…”
      小道士畏畏缩缩的,偷偷的瞧着空中湖上升腾而起的幽蓝寒气。
      各人听了,皆是一愣,不由也疑惑的往霜湖的方向望去。这一看却是不得了。本应纯蓝的寒气里,竟有一丝血色直冲天际。那霜湖底下,果是有什么不净之物?
      一些年少气盛的青年侠士已经奔出去了。老江湖犹豫了半晌,那些顾全脸面的最终亦奔了过去。数十数百人顿时塞在了湖侧。
      湖上的冰已然尽裂了,仅余一些较大的冰块漂于湖面。在那中央的一块冰上,立着两个人影。站的离人群比较近的,正是近年江湖间名气极盛的“紫修罗”云想。
      云想仍是穿着那日的白衣,自然是尽湿了。但眼前那条红绸却已是不在了。一双亮紫色的眸子,在阳光下格外清幽。他身侧的人比他要高上许多,显是名男子。发极长,直拖到他们站立的冰面上仍有余。身上的衣衫破旧,若云想般赤着足。昆明儿童白癜风医院那人瞧不清容貌,却予人一种苍桑之感。
      湖畔的人离得远了,却还是能看清云想身后的男子腕上紧扣着一副巨大的寒铁手镣。
      “是紫修罗,紫修罗真的出现了!”
      “盟主果然所料不差。凶星,凶星!”
      面对惊乱的人群,云想高傲的沉默。他身侧的男人却忽地抬头,双手举至胸前,猛的一抡。手镣顿时被他挥得叮当作响。
      随着男子的动作,一股强横霸道的玄寒真气自他手上发出,横扫半个霜湖,直指人群。破冰了的湖面被他再次冻出一条冰道,直抵岸汀。
      有道是阴寒之气,偏寒的气劲大抵是属阴柔一类。只那名男子的真气,却予人以刚烈之感。那已不是寒,是冰。
      冰魔,贺庭卫。
      百年前的邪魔。他的残暴,至到今天仍旧是广为流传。此人正是武林间唯一练成了霸道如万年玄冰寒功的人。所有人皆以为他早已被“紫煌”云忆念击杀。却未料,云忆念仅是将其囚于添罗城霜湖底的玄冰穴。
      更无人能料及,那人被困只存冰壁的玄冰穴近百年,却居然,仍能存活至今。
      人群被贺庭卫露的那一手惊了一半,偷散了一半。余下的人稀稀落落,犹犹豫豫的立着。只怕离开那面子上过不去。但若要近上前去,则又是万万不敢。
      唯一真正拦在那冰道前的,是方才向小道士微笑的弯刀文士。此刻他已是了无笑意,沉脸持刀,居傲横目。
      “徐茗恩,让开。”
      淡然的话,一如淡然的眼神。
      “云想,你可知你放出了什么?他是灾星,武林的祸!他朝定会尸横遍野,血染长河。你难道不会后悔么,云想!”
      被徐茗恩这么一吼,云想像挨了骂的幼犬般怯怯缩了缩身子,脸上却丝毫没有退让的神色,反而是迎着徐茗恩的目光,顺着冰道一步步往岸靠去。
      “我只是要杀死梦妖。你们没有人肯帮我。可是他肯,他肯救我。”
      “难道要整个武林万千生命葬送在你个人幸福的面前么?!”
      “这样子,有错么。我只是希望自己能自由笑着过日子,难道这个想法就过份了。是你们无视我的死活,逼我独自痛苦,才至走上这一步。况你懂我什么,懂贺庭卫什么,懂‘梦妖’阑若什么。你,有何资格在此斥骂我。是助过我,还是了解我?莫忘了你姨母,莫忘了‘青狐’樊檀紫。”
      徐茗恩一愣,整整退了一大步。
      他的姨母,他的表弟。那两个因了“武林大义”与徐家私欲而断送了幸福,他一生觉得亏欠的人…
      云想回头,对贺庭卫微微一笑。
      “走罢。”
      至终,云想没有瞧一眼那宛如凑数的人群。一身水淋本应狼狈,他却只显高傲。
      徐茗恩不懂,那少年拥有如此纯真美好的笑颜,江湖间却竟存“紫修罗笑,一笑夺命”?
      只记忆里,那个眼神温柔忧伤的少年,是从不笑的。
      
      
    三
      “在玄冰洞内,锁着一只最凶的兽。若他仍活着,那身功夫只怕已接近神罢。就是当日锁他,只我骗了他。我却觉得,他仍活着。如有不得不放他出来的时候,定要骗他,在他知晓你乃是我子孙前立下誓言。他最单纯,认真重诺。却恨我。”
      云想一直如此听他祖父的言语。久了,他开始好奇,那会是怎样的一只兽。然而,云忆念每每沉脸警告他,那兽正因太纯,才终是武林的灾星。不到万不得已,一生勿要解开那道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技术:昌图县佳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辽ICP备17005615号 )

GMT+8, 2018-2-22 16:52 , Processed in 0.27803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